越剧的表演特点(四)

传统的程式化表演,表现某种情绪都有一定的套路,譬如悲伤时,演员用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三声,再上水袖掩面,就表示哭;高兴时,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三声,就是笑。

以准确的外部动作细致地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

传统的程式化表演,表现某种情绪都有一定的套路,譬如悲伤时,演员用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三声,再上水袖掩面,就表示哭;高兴时,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三声,就是笑。越剧改革中破除了这种程式化表演方法,要求演员情动于中而形于外,哭要真正从心底感到悲伤,笑要真正从心底感到高兴,要以内心活动为根据,设计外部动作,外部动作要细致地传达出人物的内心活动,以真情实感打动观众。袁雪芬在1942年冬演出《断肠人》时,为了体现女主人公方雪影听到姑母悔婚后的痛苦、惊诧、悲伤的心情,借鉴美国影片《居里夫人》中,居里夫人听到丈夫被撞死的噩耗时的表演方法,先用一个长时间的停顿,体现人物精神上受到的震动,只觉得周围一片空寂,最后视线落在一个木鱼上,才放声哭出来,而不是程式化地哭三声“啊”。张云霞扮演的春草和李翠英两角色,都以花旦应工,在都有“行路”的一场戏里,虽均同样运用了圆场的程式和基本功,但在表演时,却根据人物的不同的心态,做到同中有异。春草是惟恐路短,尽量拖延时间,以似快实慢的步姿,脸部常往后面仰;而李翠英惟恐误时,直前赶路,用快中显急的行态,身子常向前倾。准确细腻地表现出两人行路的不同情状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越剧的表演特点(三) ? 下一篇:越剧的表演特点(五)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

网站首页|yabo2018体育|亚博备用官网|亚博体育app在哪下载客户端入口|戏曲伴奏|戏曲曲谱|戏曲台词|戏曲文献|梨园漫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