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剧唱词《白蛇传》(八)合钵

白素贞:(唱)母子夫妻合家欢,喜今团聚遂夙愿。秋风经寒叶犹红,几回离合更添欢。小青:(白)娘娘,娘娘。

第八场:

白素贞:(唱)

母子夫妻合家欢,

喜今团聚遂夙愿。

秋风经寒叶犹红,

几回离合更添欢。

小青:(白)娘娘,娘娘。

白素贞:青儿。

小青:娘娘,小官人的衣服都整理好了。

白素贞:噢。

小青:今日是小官人弥月之喜,等一会客人都要来了,你快梳妆更衣。

白素贞:对。

小青:娘娘,许官人一早出去料理酒筵,怎么到这时候还不见回来?

白素贞:是啊。

许仙:来了,来了。

白素贞:许郎,可有准备定当?

许仙:一切齐备。

白素贞:许郎,你说孩儿像谁?

许仙:哎,像卑人得很哪。

小青:但愿他不要像许官人那样无情无义才好。

许仙:嗳,青儿,卑人以后绝不再有负娘子。

白素贞:青儿,你快到里面去收拾吧。

小青:是。

白素贞:许郎,你该替孩儿取个名字。

许仙:哎,啊呀,我倒忘了告诉娘子,昨晚我梦见一条蛟龙飞入我家,此乃大吉之兆。

白素贞:蛟龙……哎许郎,何不就取名“梦蛟”?

许仙:“梦蛟”?

白素贞:嗯。

许仙:这个名字很好!

白素贞:许郎,这些衣服梦蛟可以穿到七岁。你看做得可好?

许仙:很好,很好。

白素贞:让我抱他到里面去睡。

许仙:好。

法海:(白)阿弥陀佛。

(念)西天取得混元宝,午时飞钵收蛇妖。

(白)阿弥陀佛。

许仙:师父,你……你怎么又来了!?

法海:老僧与你素有宿缘,特地再次前来度你。

许仙:师父你何故苦苦地缠着我?

法海:老僧为的是救你性命啊。

许仙:师父,弟子万死不信。我家娘子几次三番救我的性命,而今已生下孩子。

法海:不伤你命,时辰未到;生下后裔,乃是妖孽之根。

许仙:师父,纵然我家娘子是蛇,她也是一条好蛇啊。

法海:嗳,那白蛇,违妇道,背人伦,水漫金山罪更深。金钵一只交与你,午时合在她

头顶,佛法难容天理定,从今与你孽缘尽,孽缘尽。

许仙:(唱)

闻此言,失魂落魄汗直淋,

禅师啊,此事万……万不能,

破镜重团圆,

岂可又告分。

许仙要妻室,

孩儿需娘亲,

夫妻恩,骨肉情,

下此毒手我怎忍心?

求禅师发慈悲,

宽饶娘子一条命。

法海:(白)佛旨如山,岂能凭你。

许仙:禅师,我,我愿以自己的性命代替娘子。

法海:嗳,如违佛旨,五雷击顶!

许仙:师父。

法海:拿去。

许仙:师父,师父……

白素贞:许郎。

许仙:哎。

白素贞:许郎,刚才好似听见有人同你讲话。

许仙:没有啊……

白素贞:许郎,你在做什么?

许仙:没有做什么……

白素贞:许郎,你因何神色慌张?

许仙:我没有慌张。

白素贞:看你面色惨白,莫非得了病了?

许仙:我……我没有生病啊。

白素贞:啊,许郎,你在流泪?

许仙:没有流泪呀。

白素贞:许郎,到底为了何事?

许仙:为了……为了……

白素贞:什么?

许仙:那法海……

白素贞:法海!?

许仙:他……

白素贞:他怎么样?

许仙:他他他……

白素贞:啊!

许仙:娘子……

法海:许仙,还不与我下手!孽畜,金钵来也!

许仙:啊呀……

白素贞:哎呀!

许仙:啊呀,娘子,娘子!

白素贞:啊哟……

小青:娘娘!

白素贞:青儿,你快逃命!

小青:啊!?

法海:孽畜!还不现出原形,归顺佛门!

小青:贼秃,我与你势不两立!娘娘……

白素贞:青儿……

小青:当初听了青儿言,何来这泼天祸灾?

白素贞:事已至此,还提他做甚。你快逃命!

小青:不,杀了贼秃,才泄我心头之恨!

白素贞:青儿,佛法无边,你岂是他的对手,留得身躯在,怎怕仇不报。

小青:我放心不下娘娘。

白素贞:你不用管我,你快走,你快逃命。

小 青:青儿拜别娘娘。

法 海:阿弥陀佛。

白素贞:许郎……

许 仙:娘子!娘子,莫非你真是……

白素贞:是我隐瞒你了。

许 仙:那你为什么早不与我讲明?

白素贞:非是我不把真情吐,只怕你胆小要受惊。

许 仙:娘子!

白素贞:许郎。(唱)

许郎啊,

为妻是,千年白蛇峨嵋修,

羡红尘,远离洞府下山走。

初相见,风鱼同舟感情深,

托终身,西湖花烛结鸾俦。

以为是,夫唱妇随共百年,

却不料,孽海风波情难酬。

为了你,兴家立业开药铺,

为了你,端阳强饮雄黄酒,

为了你,舍身忘死盗仙草,

为了你,水漫金山法海斗,

为了你,不听青儿良言劝,

为了你,断桥硬把青儿留。

许 仙:(白)娘子……(唱)

娘子是,真情真意恩德厚,

我却是,薄情薄义来辜负。

娘子是,朝暮相伴不离分,

我却是,几次三番把你丢。

娘子是,昆仑盗草救我命,

我却是,恶意劝饮雄黄酒。

娘子是,为我不听青儿劝,

我却是,引来金钵把魂勾。

许仙是,不分善恶祸自招,

许仙是,悔不尽来我恨不休。

白素贞:我不怪许郎将我负,

只恨法海少理由。

他一再陷害下毒手,

恩爱夫妻难到头。

金钵虽小重如山,

压得我有口气难透。

(白)啊哟,啊哟,痛死我也!

许 仙:娘子!

白素贞:(唱)

许郎啊,看来今生缘已尽。

许 仙:(白)不,(唱)

待许仙打破金钵将你救。

白素贞:(白)不。许郎,梦蛟已醒,你快去把他抱来,让我们母子见最后一面。梦蛟,

(唱)儿啊!

见我儿好比刀穿胸,

忍不住泪珠如潮涌。

只指望亲抚儿长大,

谁能料惨别娘怀中。

紧依偎,温暖能几时,

苦相对,泪落儿面孔,

儿无知,泪水当乳吞,

娘悲切,心乱眼朦胧。

顷刻间,金钵将娘收,

从此后,有谁把儿痛。

儿啊,

这一件件衣衫为儿做,

一针针是娘亲手缝。

娘为儿制就七年衣,

可怜儿,八岁就无衣御寒冬。

儿呀儿,你因何笑对为娘看?

(白)是啊!(唱)

他怎知,生离死别痛。

你要看,趁此娘还在,

再想见,除非三更梦。

(白)许郎……(唱)

许郎你,为人善良性忠厚,

就只为,缺少主见受作弄。

怪你胆小两取软,

事已至此悲何用。

过去是,家内一切我安排,

从今后,你早晚寒暖要自珍重。

许郎啊,梦蛟你要好抚养,

免我在地下牵心胸。

(白)啊哟,啊哟!

许 仙:娘子!

白素贞:(唱)

一阵阵金钵无情催,

一句句话满咽喉中。

恨法海佛面禽兽心,

活拆母子分西东。

许郎啊,叫孩儿血海深仇须牢记,

待长大,复仇救娘出牢笼!

法 海:(白)孽畜,我将你镇在雷峰塔下,永不超生!

白素贞:贼秃,总有一天我推倒雷峰,报此大仇!

法 海:若要雷峰塔倒,除非西湖水干!压下去!

许 仙:娘子,娘子!娘子……

小 青:青儿拜别娘娘。

法 海:阿弥陀佛。

白素贞:许郎……

许 仙:娘子!娘子,莫非你真是……

白素贞:是我隐瞒你了。

许 仙:那你为什么早不与我讲明?

白素贞:非是我不把真情吐,只怕你胆小要受惊。

许 仙:娘子!

白素贞:许郎。(唱)

许郎啊,

为妻是,千年白蛇峨嵋修,

羡红尘,远离洞府下山走。

初相见,风鱼同舟感情深,

托终身,西湖花烛结鸾俦。

以为是,夫唱妇随共百年,

却不料,孽海风波情难酬。

为了你,兴家立业开药铺,

为了你,端阳强饮雄黄酒,

为了你,舍身忘死盗仙草,

为了你,水漫金山法海斗,

为了你,不听青儿良言劝,

为了你,断桥硬把青儿留。

许 仙:(白)娘子……(唱)

娘子是,真情真意恩德厚,

我却是,薄情薄义来辜负。

娘子是,朝暮相伴不离分,

我却是,几次三番把你丢。

娘子是,昆仑盗草救我命,

我却是,恶意劝饮雄黄酒。

娘子是,为我不听青儿劝,

我却是,引来金钵把魂勾。

许仙是,不分善恶祸自招,

许仙是,悔不尽来我恨不休。

白素贞:我不怪许郎将我负,

只恨法海少理由。

他一再陷害下毒手,

恩爱夫妻难到头。

金钵虽小重如山,

压得我有口气难透。

(白)啊哟,啊哟,痛死我也!

许 仙:娘子!

白素贞:(唱)

许郎啊,看来今生缘已尽。

许 仙:(白)不,(唱)

待许仙打破金钵将你救。

白素贞:(白)不。许郎,梦蛟已醒,你快去把他抱来,让我们母子见最后一面。梦蛟,

(唱)儿啊!

见我儿好比刀穿胸,

忍不住泪珠如潮涌。

只指望亲抚儿长大,

谁能料惨别娘怀中。

紧依偎,温暖能几时,

苦相对,泪落儿面孔,

儿无知,泪水当乳吞,

娘悲切,心乱眼朦胧。

顷刻间,金钵将娘收,

从此后,有谁把儿痛。

儿啊,

这一件件衣衫为儿做,

一针针是娘亲手缝。

娘为儿制就七年衣,

可怜儿,八岁就无衣御寒冬。

儿呀儿,你因何笑对为娘看?

(白)是啊!(唱)

他怎知,生离死别痛。

你要看,趁此娘还在,

再想见,除非三更梦。

(白)许郎……(唱)

许郎你,为人善良性忠厚,

就只为,缺少主见受作弄。

怪你胆小两取软,

事已至此悲何用。

过去是,家内一切我安排,

从今后,你早晚寒暖要自珍重。

许郎啊,梦蛟你要好抚养,

免我在地下牵心胸。

(白)啊哟,啊哟!

许 仙:娘子!

白素贞:(唱)

一阵阵金钵无情催,

一句句话满咽喉中。

恨法海佛面禽兽心,

活拆母子分西东。

许郎啊,叫孩儿血海深仇须牢记,

待长大,复仇救娘出牢笼!

法 海:(白)孽畜,我将你镇在雷峰塔下,永不超生!

白素贞:贼秃,总有一天我推倒雷峰,报此大仇!

法 海:若要雷峰塔倒,除非西湖水干!压下去!

许 仙:娘子,娘子!娘子……

上一篇:越剧唱词《白蛇传》(九)倒塔 ? 下一篇:越剧唱词《白蛇传》(七)断桥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

网站首页|yabo2018体育|亚博备用官网|亚博体育app在哪下载客户端入口|戏曲伴奏|戏曲曲谱|戏曲台词|戏曲文献|梨园漫话